跳到主要内容

进入大学的心态准备

作者:@zgq354

前面的章节,对大学在学习方面所面临的严峻现实,及计算机学生破局可以加以利用的一些资源,做了一个基本的勾勒。这一小节,主要也是展开聊聊,作为一名大学生,在心态上需要做好的准备。

也如上一节关于知识网络的描述所言,这一切的出发点也在于,保持一种 对理性、科学知识的虔诚,以及对真理的不懈追求,还有始终积极主动的心态。具体展开而言,大致可以是这几个主题:

  1. 独立面对
  2. 理想与现实的平衡
  3. 对未知探索建立信心
  4. 信息爆炸的应对
  5. 总结与沉淀的意识
  6. 多多交流,走向共同面对

逐渐适应「独立面对」的状态

前面章节有提到,学习与成长是自己的事情。世界并不是理想的小滑块,未来的你可能会有许多不尽人意的事,但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和能力去为你化解这些事情,帮你背负成长的责任。独立面对,去适应身边的环境,付诸行动解决自身的困惑和问题,争取让自己的收获最大化,某种意义上也是你当下的唯一选择。

如《被讨厌的勇气》提到的“课题分离”原则一般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课题,许多的问题和烦恼,也是来源于你自己的课题被加以干涉,或将自己的课题强加于他人。独立面对,意味着自己需要获得自己人生课题的主动权,不再幻想问题会自动消失,并付出现实的行动。

这也是从中小学时期普遍的「被动灌输」到大学生应有的「主动探索」状态的第一步转变。

理想与现实的平衡

在独立面对的原则下,在日常的活动中,给自己留下专注与思考的空间,把握好自我与外界接触的平衡,也变得重要了起来。

现实并不完美,我们在探索这个不完美世界的过程中,常会遇到许多迫不得已要花时间做的事情。如《上海交大学生生存手册》中举的例子:效率低下的课、毫无组织的集体活动、难以推脱的临时工作等等。若没有自我的主动,在不太理想的环境里,容易因为人云亦云,陷入各种细枝末节的琐碎中,难以解脱。

当然,这样的现象也有其现实背景。如第一节所言,大学“土壤”的建设背后是大量资金投入,类似欧美相对理想的大学氛围,背后需要的费用是不菲的,本科阶段需要付出20万美元上下(数据还待补充);大陆高校的建设费用,更多来自于国家的教育经费投入、科研收入、教育培训收入等,一般本科生学杂费住宿费加起来基本在5万人民币上下(部分学校可能10万左右),与欧美等高校相比而言并不在一个量级。更多时候我们是接收到了相对更普惠的高等教育,体验上很难抱太多理想的预期。

如前面章节所言,遇到问题,并不意味着只能默默忍受,接纳现实的同时,从资源、氛围来看还是有机会破局的:

  1. 学习资源:结合互联网与开源社区,可以实现课内安排课外学习的双线并行
  2. 氛围:利用个体必然的局限性与信息差,构建起志同道合的学习小组

我们的社区也正是如此的定位,希望可以在资源和氛围视角,在线上创造一个相对理想的形态,并为之提供行之有效的方法,可以支撑起这个领域的学习。

当然互联网并不能代替生活的全部,理想没有一个现实的触达,只会停留在空中楼阁里停滞和闭塞。于我们而言,面对各自的现实生活,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。

一方面是时间计划的平衡,考虑相对理想的在线课程与现实可能不是太完美的授课的一个结合,如果有机会,尽可能多与身边任课老师,辅导员沟通交流自己的计划,寻求行政层面的支撑和减小阻力。总的而言,至少应保证 GPA 在一定水平,避免不必要的挂科,影响未来的选择。

另一方面是关注线下氛围的构建,而非停留在互联网上,无论学习、生活、工作,若身边能有一些伙伴相互支撑,会是更好的状态。

对未知探索保持信心

面对未知的勇气

计算机领域的学习与工作中,经常需要一种学习新事物的状态。我们过去的应试教育压力下的成长中,许多事情早已有安排,可以给到预期说“完成本课程,一定会学会”。但对于课本和老师讲解预期之外的东西,常常是一个不敢行动、缺乏勇气独立承担选择带来的风险的状态。

在这样的背景影响下,在面对一个新的未知领域的开始,有的人可能下意识就打起了退堂鼓,因为听说某些只言片语,提前下了一个结论:“这个好难啊,我肯定不懂”,否定了进一步的可能性。这也是一个常见的现象,在老舍的《四世同堂》中有一段类似的描述:

生在某一种文化中的人,未必知道那个文化是什么,像水中的鱼似的,他不能跳出水外去看清楚那是什么水。假若他自己不能完全客观的去了解自己的文化,那能够客观的来观察的旁人,又因为生活在这种文化以外,就极难咂摸到它的滋味,而往往因一点胭脂,断定他美,或几个麻斑而断定他丑。

关于某个新领域“难”与“不难”的判断,也常因为这样的下意识恐惧而断定了。也恰恰是这样的断定,而让我们拒绝了许多东西,否定了人生更多的可能性。小学时我们便学过 “小马过河” 的故事,但可惜的是,到了大学,我们许多人仍然还继续犯着类似的谬误。

这样的自信不足,主要来源于个体对陌生事物的 “不配得感”,主要因为身份认同的因素而下意识 “画地为牢” 的心态。实际上来说,我们学习东西,总会有一个自信心逐步崩塌,从迷雾中逐步走出的过程,这个现象有个概念是 “邓宁·克鲁格心理效应”,对应如图的曲线所描述的模型。

这其实是一个正常现象,面临恐惧,最好的办法还是增加信息量。在计算机领域,Web 与开源社区,也在克服恐惧所需信息方面给了我们非常强大的底气,理论上来说,我们不应该失去信心的。

道理都懂,要真正地达成,有时可能还需要一个体悟的过程。于新手而言,可以尝试去挑战一些难度相对较轻的任务,多经历和感受几次从绝望之谷慢慢走出来的感觉,给自己多一点勇气;勇气的逐步积累下,自身的一些 “面对未知的霸气” 的 “学霸” 气质也因此得以培育起来。

关于“学霸”的“重新定义”,可以看 Bintou 老师的帖子 “你是否需要做学霸?”

打破 Peer Pressure

上述的 “不配得感” 还伴生了另一个较普遍的心理现象,在于 Peer Pressure 带来的压迫感。

过去中小学强调面向学习资源竞争的学习中,我们常常需要和周围的人比较,以排名来判断“进步”/“退步”,也以成绩排名的方式,去区分班级、老师的重视程度等。以至于当身边有同学取得了某种成就,心中不觉也带来一种“地位被挑战”的压迫感。

这样的压迫感也使很多人难再有一颗开放分享的心态,亦或是被“打击”之下的压抑感觉,长此以往,带来的更多的是上述持续的不自信。在不自信的状态下,萌生的想法也常常因为自我怀疑而内耗在了心里,而不见行动。没有行动就没有改变,更加剧了这样的压抑感,于是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。

大学中这样的压迫感并不必要,脱离了中小学的竞争体系后,实际上相比于类似高考、考研、保研的切蛋糕游戏而言,更需要的是一种多方共赢的思维,把蛋糕做大。

打开视野,大学的出路并非只有考研、保研等固定的赛道,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独特,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 No.1。即使看似懂很多的人,也未必能够面面俱到,可能唯一的优势在于他获得了某些现实赛道认可下带来的自信心。在这个背景下,不自信更多时候是自己给自己的一点“幻象”带来的枷锁。

一切的核心在于内心出发行动的积累,不妨给自己多一些沉住气的空间,接纳你的学习可能并不总是那么立竿见影的现实。如「冰山模型」,当你积累到一定程度,突破到了水面上可以被他人看见的程度的时候,收获现实中所谓赛道的认可,只是降维打击下的顺便事情。也许有机会你还可以创造出更多的“赛道”呢。

更多的讨论可见:关于同辈压力 (Peer Pressure)

当你足够自信地表达自我时,别忘了给身边可能陷入 Peer Pressure 幻象的人,多传递一些鼓励和信心。

信息爆炸的应对

知识网络与分工 这一节所言,人类积累的知识和经验,是无穷无尽的,作为后人也只能分工着力与其中的一小部分。

人要参与人类知识体系构建的分工,存在一定的前提,首先需要内心在的一个属于大学应有的平静状态,在学术能力上有所训练;然后也需要在人生道路上需要做出选择,确定自己落脚在哪个部分,少一些徘徊不定。

今时不同往日,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达,信息流动的速度加快,信息爆炸的情况也越来越普遍,形形色色的信息聚集在人们周围,甚至还未到学术层面的抽象,就基本已占满了大家的认知;过去的人由于资源的匮乏,选择很少,现实的匮乏已经替个体做出了选择,只需像过往小初高那样直接行动就好。

在这个背景下,现在的人更容易陷入选择过多,在其中徘徊而难以行动的问题,种种原因许多人可能陷入一种“真空”的状态,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和定位,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;亦或是觉得自己“无所不能”,试图要穷尽世界所有的知识。理想很丰满,真正付诸行动的部分寥寥无几。

当下流行的推荐算法信息流,也是在用机器替人做筛选的工作,但机器并不懂人类,只会一昧迎合,商业驱动下,潜移默化中也慢慢导向消费行为,而鲜有真正通向内心深处的引导。

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”

这方面话题,前人也对此做过一些思考和经验的总结。《红楼梦》有言,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”,面对复杂的世界,取一瓢就已足够,更需要关注的是,安心好好饮这一瓢。

只取一瓢,不必焦虑太多,从自我出发,保持内心的积累,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,时间长了你可能会惊讶与你的突破与收获。

苏轼也,“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”,能力范围之外的东西,让他去了也无妨。

并非盲目逆来顺受,而是带着一些,去取属于自己更合适的一瓢:

自我的觉察,可以试着回顾过往的人生,对自己有个相对准确的自我认知和定位。 抓住通用的核心主干,如学习与工作的通识技能、计算机领域的一些通识:“算法”、“系统”,及衍生的各种编程语言等 先行动,在行动中,找准自己深耕的技术栈、方向 知识网络中爬行,深度与广度问题,关注深度,让自己有更高的视野,进一步做出合适的选择 信息素养,技能训练

信息素养

上一小节引出了“信息素养(Information Literacy)”这个概念,具体而言主要是这几点:能够判断什么时候需要信息,并且懂得如何去获取信息,如何去评价和有效利用所需的信息。

信息素养本应是一种从小到大应当培养的基本能力,对标的是中小学阶段的《信息技术》课程。而现状是,小学到高中的《信息技术》课程,在很多学校常常会因为一些缘故被换成自习或文化课,不知道在各种教育资源的竞争压力下,又有多少同学掌握了这门课程本该传达的技能?(参考:中小学信息技术教师的出路在哪里? - 知乎

甚至大学对标的培养信息技术老师的专业,给人的感觉也总是“学校打杂”,连老师和同学也是如此认同,于是也很难感受到这样的气息和使命感的存在了,实在是信息技术普及领域的一大悲哀。

在大学,在学术界,特别是计算机类的专业,我们尤其需要重视这项能力的培养。我们的编程生涯中,可能会遇到许多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问题,但其实有许许多多的前辈其实已经踩过你现在正在踩的坑,并且留下了记录。这些记录正分散在图书馆和互联网的各个角落。如何快速准确地找到它们,这样的意识和技巧综合起来,着实是一门学问。这门学问所体现出来的,也正是“信息素养”。

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东西总带着一些理性的气息,寻找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信息的技巧也是如此。网上已有大量这方面的教程和课程,可以试着带着这个关键字搜索一下。

总结、沉淀意识

(施工中)

记录:在网状的知识结构中建立一些回忆的锚点,在整理的过程中也逐步完善自己的滋味 信息、知识管理问题 费曼学习法:更好地消化知识

交流也由此出发

多多交流,走向「共同面对」

(施工中)

每个人的视野都有限,多个视角的碰撞,让自己更加完善 打破思维定势